星辰文学
文笔好高质量完结小说推荐

九爷超宠妻:乖!再吃一口(谢与郁惊画)未删减版免费阅读全文

最近很多人跟小编咨询《九爷超宠妻:乖!再吃一口》这本书在现代言情小说里面属于什么水平,今天就来跟大家唠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块糖粘糕”,主要故事围绕主人公谢与郁惊画展开,目前连载中,更新了493188字,最新章节第226章 「棉花」我给你跪下,求你放过他。。接下来给大家详细介绍!这本书又名《娇软美人要抱抱,谢九爷下跪哄她》。

一、作品简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一块糖粘糕的新书《九爷超宠妻:乖!再吃一口》,主角是谢与郁惊画。主要讲述了:许思遥皮笑肉不笑,“郁惊画,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摆着这副高姿态呢?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了,只要我说一声,你就是不愿意也得和我回去。”郁惊画眨眨眼,认真回道,“不会啊,我不愿意为什么要和你回去?”“你……

九爷超宠妻:乖!再吃一口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超好看,属于温柔男主(只对女主和家人)没有误会有嘴,非常治愈温馨甜,跟人感觉很干净很清新,男主的种种表现很尊重人,也不违法,没有霸道总裁男主的经典语录和梗,不是霸道面瘫冷酷像宋焰一样,是我读过为数不多能让人爱死的男主,女主很可爱,把女主形容成猫猫,写的很生动可爱,女主是弱弱的笨笨的反应慢,但不是傻白甜,有底线不逞强,慢慢被男主治愈,超爱飞吻

三、作品赏析

许思遥皮笑肉不笑,“郁惊画,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摆着这副高姿态呢?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了,只要我说一声,你就是不愿意也得和我回去。”

郁惊画眨眨眼,认真回道,“不会啊,我不愿意为什么要和你回去?”

“你要是真这么厉害,现在就不会站在这儿和我说话了。”

许思遥被她一噎,面色变了变。不得不承认,郁惊画说得其实没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郁家也是风光过好一阵的,手里攒了不少人脉关系,这也是许思遥不敢轻率动手、今天带着人上门威胁的原因之一。

只有郁家不再护着郁惊画了,他才有将人带走的可能性。

许思遥喝了口红酒,冷笑道,“郁家还能撑得住多久,最后的货款日期马上就要到了,是三天、四天,还是一周?”

“只有许家能帮郁家,你早晚会来求我的。”

客厅一时沉寂,郁父郁母怆然无言,他们也知道许思遥为什么说得这么笃定,短短三天筹集到足够钱款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卖车卖房回笼资金也要一段时间,如果许思遥步步紧逼,他们自己都无能为力,更何况是继续保护郁惊画。

就连郁皖之的眼眶都红了,死死咬着牙,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只有郁惊画。

她站在父母身后,精致眉眼还依稀带着几分睡醒后的慵懒,眼尾微垂,像只被惹怒炸毛的小猫,小声哔哔,“才不会求你。”

郁母养了她这么多年,听着那笃定语气心中一跳,紧紧攥着郁惊画的手,惊疑不定问道,“画画,你怎么这么说?”

郁惊画犹豫一瞬,还在纠结要不要现在和父母说谢家的事。

就听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留在外面的许家人慌乱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喊道,“不好了,谢家来人了!”

许思遥懵了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谁?”

“谢家!”那人额头沁着汗,结结巴巴道,“谢家的车队就停在外面,我看下来的好像是谢管家……”

谢家怎么会来?

和谢家这种顶级世家相比,他们算什么,就连许思遥的父亲,至今都无缘见谢家主一面。

许思遥起了身冷汗,突然想到了刚刚郁惊画说的时间,猛地转头看向郁惊画。

她站在一脸茫然的郁父郁母身后,眼睫微垂,仍是那副漂亮动人的模样,神色中不见半点儿奇怪。

“你搭上了谢家人?”

许思遥声音绷紧,思绪急急转着,“能让谢管家出面的必定是主支……你昨晚是去找谢渡的?”

郁惊画眨了眨眼,其实也有些惊讶,蔺殷和她说的是十五分钟,可是这才过了不到十分钟。

听到许思遥慌张的问话,郁惊画弯眸笑了起来,像只娇娇气气的小猫,毛茸茸的尾巴都翘上天了。

“你怕了?”

许思遥脸色变换,而被他带来的那些债主也肉眼可见的慌张了起来,连忙围了上来,“许少,谢家来了可怎么办……”

“许少,都是你让我们来的,本来也没到合同上交钱的最后期限……”

“我就说不来的!”

许思遥听得头疼,脸色难看的发了火,“问问问,我把刀架在你们脖子上让你们来的?!自己也怕郁家交不出钱,别把自己说得冠冕堂皇没半点儿私心!”

他的话赤裸裸地揭开了众人心底的小九九,立刻引起了一片愤愤的眼神,都是京南小家族,平常让着许家几分,但也不代表就怕了他们。

谢家人还没进来,他们就先起了内讧,“许思遥,要不是你上门邀请,我们才不会来呢!”

“是啊,郁家平日信誉多好,如果不是你想逼着他们要到郁惊画,根本就没有今天这回事儿!”

许思遥作为人群中心,不知道被谁偷偷踹了两脚。

他衣衫凌乱,黑着脸大声道,“你们疯了是不是?只是说谢家的车队停在外面,还没进来说什么呢,就迫不及待在这儿甩锅了,这么久还没人进来,说不定,根本就不是为了郁家来的!”

许思遥越说越觉得很有可能,眼睛都亮了,“都这么久了,谢家要进来早就进来了,可现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说明什么,谢家车队肯定只是停错了地方,其实想去的是隔壁!”

他说的话听着也有几分道理,众人面面相觑,还在犹豫。

许思遥忽略了心底那点儿不安,差点儿都把自己给说服了,“谢渡可是谢家少主,看得人多了去了,郁惊画不过一张脸好看了些,谢家怎么可能那么肤浅……”

话音未落,一道温润嗓音含笑响起,“好看了些?”

迎着众人惊诧视线,蔺殷缓步走了进来,细边银镜折射出闪烁光芒,掩盖那双过于锐利的眸。

他笑吟吟的,仿佛没看见一瞬间神情僵硬的人群,转头看了眼站在楼梯上的郁惊画。

“许少爷的审美恐怕是出了问题,郁小姐这般长相,何止是好看了些。”

谢管家跟着他身后,目光也跟着落在了郁惊画身上,神色柔和。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丝不苟穿着燕尾服的谢管家上前几步,对郁惊画微微躬身,态度堪称恭敬,“郁小姐,车队已经等在门外,您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吗?”

郁惊画的手从刚刚就被郁母攥着,此时更是被收紧得有些疼。

她安抚性的反握住郁母的手,对着谢管家笑了笑,“我起来得太急,还没收拾东西,现在上去可以吗?”

谢管家的视线从她肩头披着的西服外套上收回,神态愈发亲切,“当然。”

郁父郁母神色都是惊疑不定,而另一边,蔺殷也看向了正愣神的许思遥。

他唇角微勾,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这位是郁小姐的哥哥吧,怎么,和许少爷起了什么冲突,竟然把人这么摁住了?看着可不太舒服啊。”

许思遥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磕磕绊绊开口,“没、没什么事,就是闹着玩儿——对,就是闹着玩呢!”

许家保镖赶紧放手,郁皖之的手臂被往后扭了半天,一时转不过来,只能龇牙咧嘴的扶住酸痛的手臂,走回父母身边,眼神格外迷茫和警惕。

郁惊画刚刚上楼了,客厅里挤满了人,却无人出声,安静地落针可闻。

蔺殷懒洋洋俯身,从地上捡起了那几张合同,随意翻看了几眼。

许思遥带来的一众人都不敢吭声,便见着蔺殷理了理合同文件,“这就是郁家目前签下的还未付清货款的合同了吧。”

他说得轻描淡写,“往后这些由谢家接手,诸位不用心急上门,在最后截止日期之前,货款会打到公司账户上。”

“尤其是许少爷,兴师动众的带着一堆人来郁家,不知道的还以为郁家是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需要你这个正义人士出来主持公道呢。”

许思遥冷汗如雨,再也不见之前的嚣张轻狂姿态。

“是、是,蔺先生说的是,这次是我太过莽撞了。”

他倒是会看眼色,态度转变得很快,说话间低眉顺目,语气也放得恭敬。

蔺殷却是挑眉玩味轻笑,慢悠悠的,“许少爷和我道歉做什么?”

许思遥面色一变。迎着蔺殷的视线,他只能不甘不愿的转身,脸色涨红,面对着郁家人僵硬弯腰。

“抱歉,今天是我冒犯了。”

蔺殷眼也不抬,“许少爷说什么呢,和蚊子嗡嗡嗡似的。”

许思遥神色愈发难看。

刚刚他还对着郁家大放厥词,不过转眼功夫,就要低声下气的和他们道歉。

他闭上眼,咬着牙大声开口,“抱歉!是我许思遥冲动冒犯了你们,向你们道歉赔罪!”

蔺殷看向郁父郁母,态度一瞬间变得温和,“郁先生和郁太太愿意接受吗?”

两人都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看着还僵硬地维持着弯腰姿态的许思遥,心中又是暗暗畅快,又是对女儿的担忧,连忙点了点头。

蔺殷这才轻笑道,“行了,起来吧。”

郁惊画简单收拾了东西出房间时,恰好看到许思遥想带着许家人离开。

蔺殷屈指点着耳机,温和浅笑,“许少爷,我可没说你能走。”

许思遥猛地站住,咬牙切齿问道,“蔺先生还有指教?”

蔺殷想着刚刚耳机中传来的不轻不重简单一句话,笑得愈发轻快,扬手点了点楼上方向,语气慢慢悠悠,“许少爷年纪轻轻,记性却不太好,想必是忘了,刚刚冒犯的可不止你道歉的这几位。”

小说《九爷超宠妻:乖!再吃一口》试读结束!

微信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