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学
文笔好高质量完结小说推荐

顶级溺宠!明撩暗诱掐腰哄,禁欲佛爷沦陷了(沈朝惜陆云洲)最新章节全本在线阅读

这本主角是沈朝惜陆云洲的小说《顶级溺宠!明撩暗诱掐腰哄,禁欲佛爷沦陷了》,由网络作家“月引东来”近期创作,故事内容相当精彩,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最新章节第194章 绝望沙漠,限时排位赛开启(2),更新了440433字。小编强烈推荐书友们去看它!这本书又名《佛子高不可攀!搂怀里娇妻细腰亲》。

一、作品简介

小说顶级溺宠!明撩暗诱掐腰哄,禁欲佛爷沦陷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月引东来,主角是沈朝惜陆云洲。主要讲述了:那铁棍,就这样直接打在她的后腰上,鲜血一点点的从黑裙里渗透出来。她像是一朵血红的玫瑰。开在浓黑的雨夜里,被活生生摧残!爬不起来。“宫神曦。”“你以前不是很能耐吗?”宫夏黎语气嘲讽,夹杂着得意的目光,盯……

顶级溺宠!明撩暗诱掐腰哄,禁欲佛爷沦陷了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其实看到名字的时候不是特别吸引我,但是后面看下去一环扣一环真的很精彩,男女主都很聪明,能够在每一次交锋中引起一次又一次的反转,就很喜欢这么聪明的主角爱心

三、作品赏析

那铁棍,就这样直接打在她的后腰上,鲜血一点点的从黑裙里渗透出来。

她像是一朵血红的玫瑰。

开在浓黑的雨夜里,被活生生摧残!

爬不起来。

“宫神曦。”

“你以前不是很能耐吗?”

宫夏黎语气嘲讽,夹杂着得意的目光,盯着少女腰身流血的部位。

“你看看你现在,还不是照样落在我手里,被我打的连爬都爬不起来。”

红艳的直接,握着手里的铁棍,仿佛在刻意教训沈朝惜似的,没有一下就要了她的命。

而是眼尾上挑,以一种轻蔑的目光直视着地面上的人。

随即,她慢慢地做出一个打保龄球的姿势。

猛地一挥杆,对眼前狼狈不堪的少女笑着说道,“你说我要是敲碎你的脊椎骨,你会怎么样?”

脊椎,是人体的重要支撑,若是把脊椎骨敲碎了。

那么这个人,也就废了。

听宫夏黎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直接杀了她。

而是想一点点的,敲碎她的骨头,再慢慢变着法子折磨她。

“宫夏黎,你趁人之危,有什么好得意的?”

沈朝惜脸上血色褪尽,如同濒死的鱼,还剩着一丝的气息。

“要杀我,你就尽管杀就是了。”

“你还挺硬气?”

听到沈朝惜的话,宫夏黎眼神一狠!

她最讨厌的就是宫神曦这副永远不可一世傲慢的神情!

“你以为我不敢吗!”

她脚下的高跟鞋,死死踩在了沈朝惜的手指上。

“啊!”

疼得沈朝惜脸色惨白。

纵使她浑身都没了力气,也还是忍不住痛呼出声。

“疼么?”

宫夏黎踩着她的手,脚下用力碾压,眼神夹杂着蔑笑,用一种阴恻恻的语气说道。

“哦,可能你还不知道吧?”

“三年前那场车祸,也是我设计的。”

沈朝惜手指都在颤抖!

就看到宫夏黎勾起唇,好像是在她最狼狈的时候,故意说给她听。

好满足她那可怜的好胜心。

“只可惜,宫神曦你真是福大命大,都已经伤成那样了,你都没死!”

“不仅没死成,你还好端端活着回来了,站在了我面前。”

“我好恨啊!”

“从那时候起,我就想着,既然那一次我没能弄死你,那我一定好好设计,让你总有一天死在我的手里。”

“宫神曦,但是现在我忽然改主意了。”

“我会让你知道,落到我手里,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那声音,就像是恶毒的妖女吐着阴冷的蛇信子,宫夏黎缓缓俯身下来,逼近沈朝惜的眼前。

沈朝惜看着她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来:“我会先敲碎你的骨头,让你动都动不了,再让我手底下的人,好好伺候你。”

“毕竟你这位W集团的大小姐,容貌这般出众,身体肯定也很诱人。”

“要是被一群人尝遍你的滋味,玷污了身体,流血不止,你猜猜这样的死法,你会喜欢么?”

先侮辱了她再杀。

这样宫夏黎才会有赢了她的快感!

沈朝惜苍白的脸色,躺在血泊中,唇瓣颤着,像是鱼儿被人刮掉鳞片,躺在砧板上,只能任人宰割却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宫夏黎冷笑着。

突然她握紧了手里的那根铁棍,猛地扬起来,视线落在沈朝惜的身上。

只要她的这一棍子落下来,沈朝惜整个人就废了。

“嘭——”

骤然,废弃工厂的大门被暴力破开!

传来巨大的声响。

雨水混淆冷风灌进来。

宫夏黎被这巨大的动静给惊住了。

那一刻,无数把黑色的雨伞,伫立在血腥味浓重扑鼻的厂房外面。

宫夏黎朝着大门打开的方向看去!

就见漆黑的雨夜里,昏暗的光线照射在一片茫茫水雾中,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带着一众黑衣人出现在那。

那场面声势浩大,黑压压的一片,仿佛裹挟着怒气而来!

男人身穿着裁剪整齐的高定黑色西装,阴暗光线笼罩下露出来的五官清冷俊美,冷白的肌肤泛着一丝的阴郁感,长腿迈开,他的目光沉沉,夹杂着阴冷,喉结轮廓深刻,很明显地滚动了下。

而后,他的视线垂下,定在废弃厂房内那一滩醒目又刺眼的血泊中,少女被人折磨的奄奄一息躺在那,浑身都是血,他脸色暗下来。

“怎么是你!”

宫夏黎手里准备扬起的铁棍,停顿,忽然愣住!

但是她从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中还没回的过神来,看守在这座废旧厂房外的人,还有她带来的几十名黑衣下属全都被制服了。

黑夜里倒着满地的尸体,鲜血被雨水冲刷!

“别动!”

漆黑的枪,就抵在她的头一侧。

瞬间涌入的无数黑衣人包围了她!

冷风灌进来,雨水的气息扑面而来,废弃厂房内的血腥味就显得浓了。

“大小姐,”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嘶哑幽幽响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朝惜睁开眼,就看到一张禁欲清俊的脸庞,在她的视线里出现。

接着,染着淡淡木质冷香和血腥气息的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那件黑色西服外套盖在了沈朝惜的身上,将她裹住。

滴滴水珠在男人线条流畅的背部流淌而下,因为蹲下身来而显得背脊笔挺的男人,漆黑的瞳眸里藏着一丝的幽暗疼惜,颤抖着双手,将浑身是血的少女给抱在了怀里。

沈朝惜就像是一朵被鲜血浸染的玫瑰,脆弱妖冶,在黑夜里美得不可方物!

也就是将她搂在怀里的这一刻,男人的嘴唇渐渐多了几分血色,他的发丝被雨水淋湿,眼眸沾染上湿意,带着性感又沉到骨子里的喘息。

“是我来迟了。”

冰冷的体温,在男人的胸膛,紧紧地贴着他的这一身黑色西服,感受到了一丝的温暖,她扯动了一下唇瓣说:“余墨。”

“属下在。”男人的声音喑哑而有磁性,额头鬓角淋了雨,残余的水珠顺着他修长的脖颈缓缓滑入,没入西服衣领。

他的薄唇紧紧抿着,那张冷白阴郁的俊美脸孔在沈朝惜的视线里,漆黑的瞳眸,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与神朝惜的目光对视上。

沈朝惜虚弱的语气,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还以为,你要在我们约定的时候到呢。”她的手指触碰到他的衣服,沾着血,男人却丝毫没有在意,被她弄脏。

其实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他要提前了有六小时三十分钟,也就是大半天的时间。

“怎么可能?!”

在旁被人包围拿枪指着脑袋的宫夏黎,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我分明就派人拦下了余墨,集团总部距离沙城这么远,他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这!”

绝不可能是她的疏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听到这话,能很明显地看到男人喉结滑动,那双低垂着的阴暗丹凤眼里闪过一抹阴郁的杀气,他的气质阴冷,像是眼神能杀人一样,看向了宫夏黎!

就在这时,沈朝惜动了动身体,慢慢地从男人怀里起身,黑发凌乱披散着,清淡的眸子瞥向前方的人。

她尝试着动了动沾着血的手指,刚刚被宫夏黎用高跟鞋碾压得不轻。

“呵,”受伤的指尖,将鲜血抹在了苍白的唇瓣,沈朝惜披着黑色外套,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

“所以,你就自以为是的支走了我身边的人,好肆无忌惮,引我入局。”

“你什么意思?”

当看到沈朝惜朝她露出来的那一抹冷笑,宫夏黎拧起眉头,她有些怀疑自己看错了。

宫神曦这是什么表情?

难道,“你都知道?!”

宫夏黎摇着头。

“不,你怎么可能知道。”

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她会精心设下这么一场骗局,来对付宫神曦。

“在集团内部,你与我明争暗斗,坏了我那么多事,你说说,你那点可怜的心思,我会不知道?”

沈朝惜唇瓣染血,眼角带着一丝诡异的暗红。

她此刻一点也不像是发着高烧,然后又受了重伤毫无生气的样子。

宫夏黎刚才那一棍,可是用了很足的力气,敲在她的椎骨上,她怎么可能还能爬起来?

但是她根本不知道,沈朝惜受过的伤,远比这难以想象,这点小伤对于她来说又算什么。

“所以你早就知道!”

宫夏黎看着她缓步走过来,不由得脸色一变。

心头的那股震惊,转化为错愕,被戏耍过后的愤怒!

“是呢。”

沈朝惜笑了笑,“我不光是知道,还破天荒陪着你,演了一场好戏。”

要不然在沙城实验基地的时候,沈朝惜为什么没有反抗?

当真是以为她毫无退路了么?

“你!”宫夏黎气得不行了。

攥紧了手指!

“宫夏黎。”

沈朝惜看着她,清冷眼眸透露着一丝讽刺的冷笑,“这游戏不到最后一刻,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输?”

#

作者有话说:

姐妹们,听我一句劝,这本书不仅女主狠强,不同风格气质的男人还贼多!(吸溜吸溜)

嘿嘿,不过是1v1双洁啦,看男人归看对吧,咱们专一且深情!

最后让我来给大家表演个才艺,徒手劈西瓜。

=͟͟͞͞ʕ•̫͡•ʔ拿勺子啃西瓜去喽,拜拜溜。

小说《顶级溺宠!明撩暗诱掐腰哄,禁欲佛爷沦陷了》试读结束!

微信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